little boy

妈妈说

妈妈说,那时我告诉自己要坚强。

我好了很多。
可还是想说,这跟坚强一点关系都没有。
一点都没有。

不想像coco里面的故事那样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和理由。
来说明这样做是好的,能安慰自己一点。
尘归尘,土归土,结束就是结束。

我不想面对。
即使知道不可能。
即使我喝口水走着路拿起笔都会想起你来。
我知道我没办法面对。
我知道我希望你是路边少见的事物,能不遇见就不遇见。
我知道转移注意力能够慢慢放开对你的想念,但我舍不得。
如果我都不愿意想你了,还有人愿意想你吗。

我不敢问。
我心都在颤。

宛如初恋

我今天和一个很多年没联系的朋友以某种古老的方式相遇了。
不是在街头碰见也不是一种偶然。
只是她问了一句想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
我内心话就已经倾盆而下。

当然开始是有些困惑和不安的。
话说着说着兜回过去,其实兜回过去又如何。
大概就是都这么久了,大家还是同学。
但是我说了对不起,对着一个已经不记得我长什么样子的人。
你问我干嘛还非要说这么一句话?
为我的幼稚,为我伤了别人的心,为我天真的固执,以为自己守住了原则,事实却是失去了很宝贵的感情。
哪怕随随便便退几步,都不会这么难堪。
为我这么大了,应该已经要懂事了,还是摸不准自己什么时候还会犯同样的错,欠一模一样的债。

而且这种感觉实在太像和初恋重归于好啦。
恍惚之间,什么都能被修复,时间可以被填满,错失的能够被倒转。
我难过的,心碎的,仿佛都能回头。
一回头,还在原地。
没有人在心里被道别。
“唯独往事工工整整”。

九年了。


一两年前,我曾经在梦里和她和好过,一切如初。
而今这终于不再是个梦。


感恩。

一九八四与三生三世

当然,这不是书评。
当然,这也不是时事评论。
当然地,这其实,什么都不算,什么都不是。

一九八四和三生三世混合服用,有一种莫名的迷幻感。
都想做一个唯一,都想权倾天下,都想独一无二。
都以为自己能摆脱那个命运,冥冥中回过头才发现被操控的命运。
都希望自己的爱人或情人从一而终,无论发生了什么,至少从情感上没有一丝背叛。
其实再回首,再回首却发现,只是平凡的温斯顿而已。
年岁已老,形容憔悴,身体发皱,独自一人时感觉到孤独。
反抗是无力的,想要成为真理只需要一遍遍重复,奥勃良会将它慢慢灌进你的心灵,你的身体。
你以为自己至少在情感上能保持住自己,但是当真的希望将对方推向危险来逃避对自己的惩罚的时候。
那份感情,再不是从前了。
就已经被掏空,被背叛,被改造得彻底了。
终于成为了组织想要的人。

这什么都不是。
不是辩解,不是解析,不是挣扎。
是平凡的人生。没有套路。
是接受,是平静,是冷静看着千帆飘过。

是看更多书来充实自己的时候了。

好物分享笔记:

小墨轻盏:

欧莱雅光学嫩肤套装
#妈妈专用抗皱护肤品#
我妈很喜欢欧莱雅的套装,这个套装适用于45岁往上的女性肌肤,主要是抗皱紧致的功效。
这个套装很划算,除了洗面奶不包括在内,其他的都有了,而且每个瓶子里的容量也算是挺平均的。
这个润肤水不会很粘稠,但也不会因为清爽而缺失该有的营养成分,用起来吸收很快,很舒服,既不会拔干,也不会粘腻。
眼霜的设计我很喜欢,最重要的是我妈也很喜欢,不需要用小勺或者用手去挖,这样的话会更卫生点,而且瓶子属于长条形,也容易挤压出来,从而避免了到最后造成不必要的浪费(俗称挤不出来了)。
而精华液,我妈说和那个水的感觉很像,就是既不会粘腻,也不会很清爽,因为毕竟是针对上了点年纪的女性肌肤,如果太清爽,那肯定需要的营养达不到,所以这样刚刚好。
最后的是这两瓶面霜,一瓶是白色字体的日霜,另一瓶是蓝色字体的晚霜。这个霜很滋润,用在最后一步,很滋养皮肤,感觉都把之前的营养锁住了,用完后皮肤软软哒。
这个套装是红色系列的,瓶瓶罐罐很讨喜,不管是用了之后的感受还是瓶子的外观,都很喜欢,会一直回购的。毕竟价格美丽,感受棒!

好物分享笔记:

白熊:

【秋冬口红色推荐】
希望可以给大家一些灵感,不局限于图中颜色和品牌,放在这里做一个例子,图中大部分对我来说都可以日常。

试色无修图

图2:
-砖红色
欧莱雅 #403 Eva's Red

-红褐色
Charlotte Tilbury #Walk of Shame

-土色
Kat Von D #Lolita

-橘棕色
Kat Von D #Lolita II

-肉粉色
YSL 方管 09

-红色(这个拍出来和肉眼看差别好大...
小马哥 #238 Je T' Aime

图3:
-肉色
Bite Beauty #Meritage

-烟粉色
美宝莲 #660 Touch of Spice

-冷调红色
阿玛尼 黑管 400

-橘调红色
Kat Von D #Project Chimps
这是限量色,本以为是个吃土色,结果薄涂很日常,感兴趣的建议早做功课早下手

-玫红色
NARS #Cruella

-紫色
Milani #21 Sangria

-梅子色
TheBalm #BOOM!

说真的,如果不是为了科龙,lofter已经难用到我想甩机的地步了。

【獒龙】“我们如何直面我们队里出了一对大势CP的现实”命题初探 上

好好笑…

阿景景景:

无责任脑洞


ooc到昏天黑地




Cap Long part 1


马龙最近有一点蛋蛋的迷茫。


这种迷茫的源头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好队友张继科同学。


这位队友,在他的房间,坐在他的床上,抱着手机,不知道看什么玩意儿露出了一种蜜汁笑容,笑得双肩都在抖动,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五六分钟。


马龙回头,困惑地看着他。


张继科把耳机摘下来,冲他招招手。


“那些粉丝给剪的MV,”张继科说:“龙仔你看,做得好吧?”


……原来你在我房间一呆一下午抱着手机在捣鼓这个吗?马龙内心吐槽。


但是身体很正直地……凑了过去,一只耳朵塞进了带着张继科体温的耳机。


BGM在播放,马龙的内心却在跑火车。


开头很正常很热血,所有的情节他都很熟悉,男团夺冠、仁川双打……


为什么到了后面就变成他俩换衣服、张继科把他抱在怀里自拍、张继科给他捻睫毛、张继科……


马龙转过头去看仍然自我陶醉在饭制MV中的张继科,内心深处充满了咆哮体的弹幕。


腐女,腐女!多么可怕的一个群体!正直如他,身为一个2.5次元boy也并不了解的新世界,就这么在被猝不及防地科普了CP的含义之后向他敞开了大门!


马龙很悲愤,马龙很苦恼,马龙想要严正地声明,他和张继科,只是关系一般的普通队友,所有感情基于革命友谊和为国争光的信念之上。


他的衣服穿在张继科身上是因为张继科要穿,一人一只鞋是因为张继科要换,睫毛掉了张继科来捻是因为刚好他在旁边,总是一起自拍是因为……好吧是他爱自拍,刚好张继科也乐意陪他。


可是这也改变不了他们之间纯洁无暇的本质!


马龙的内心在咆哮,转头看看笑出一种蜜汁贱气的英俊的小黑,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他难道要说,继科儿你不懂!她们对我们的喜欢是基于大量与事实不符的脑补,她们在看比赛、看直播、看访谈的时候,心里想的其实是回到天坛公寓以后你偷偷溜进我的房间从背后抱住正在擦手办的我两只手掀开我的T恤色情地在我耳边说一些酱酱釀酿的话……


啊脑补不下去了,辣眼睛。


马龙悲痛地想,这话要怎么对张继科说呢,被小姑娘环绕的张继科如此开心,听见尖叫声嘚瑟得什么似的,如果跟他说,你的迷妹里不仅有想要睡你的,还有不少想看你睡我的……


……说起这个,似乎,张继科知道这件事啊,上次的直播……


说到上次的直播,马龙又想掀桌了,如果说要他直面粉丝中可能有“ky腐”这种奇怪群体只是让他觉得新世界大门推开得有点太快,那么张继科对此完全无动于衷的态度简直让他痛心疾首。


什么叫做“我不能睡他因为他有女朋友”啊!先不说满嘴跑火车的张继科同学不知道从哪里给他变出了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编好的女朋友,这个理由听起来也实在让人摔桌吧。


所以如果没有女朋友的话你就可以毫无鸭梨地睡了是么!马龙内心在怒吼。


“怎么样,做得好吧?”张继科的声音打断了他脑子里的火车。


“……还行吧。”马龙内心很悲痛,表面很沉着。


张继科咕哝地笑,继续抱着手机看MV去了。


 


马龙对于自己不能够勇敢地说出心里话这件事感到非常的悲愤。


但是怎么办呢,他面对的是继科儿啊,作为队长,他要关怀他的队员;作为哥们儿,他要维持他们的革命友谊,何况张继科同志本人也是一个好同志嘛,认真训练成绩过硬、尊重他身为队长的威严、每次他喝高了都是张继科同志把他扛回宿舍……无论出于哪种角度,他都实在不忍心说出张继科我不要和你传绯闻我们要保持距离我要向全世界证明我是一个铁骨铮铮宁折不弯的直男!这种话。


可是我真的是一个铁骨铮铮宁折不弯的直男!马龙内心宽面条泪。


转头看到张继科同志黑亮黑亮笑得人畜无害(他这么觉得)的脸,又把满腔吐槽咽回了肚子里。


 


JK Zhang part 1


张继科最近有一点蛋蛋的苦恼。


苦恼马龙。


马龙最近时不时用一种忧心忡忡的眼神看着他,一旦他对此提出疑问,又立即表示出一种“继科儿你在问什么我只是很正常地看看你”的态度。


联想到最近网上铺天盖地的某种趋势,再看看旁边“我是谁我在哪里我为什么和这两个人在一起啊我又被闪瞎了”的许昕,他可能隐约知道这种态度是为什么。


但是他觉得马龙最近似乎有一点敏感过度,每当他盯着马龙看,或者像以前一样像一只考拉一样(形容by迷妹s)抱着马龙不撒手,马龙总是会问他,继科儿你为什么总看我/继科儿你为什么黏着我?


一向思维活跃语言能力发达甚至书面表达能力也超乎常人的张继科同学,难得的语塞了。


要他怎么说呢?出于健康正直的队友爱?那他大概已经想象到马龙关切的眼神了。


可是难道他能正直地回答“因为你又萌了”吗?


这件事要分成两个角度理解,首先,以“萌”这个字来讲,马龙同学当之无愧,外型白软无公害√性格软萌天然呆√虽然有的时候一点也不乖并且切开是芝麻馅儿的那么黑,那也是黑甜黑甜喷香喷香的。


以上是张继科同学的个人想法,不接受辩驳。


其次,萌他和对他有什么想法之间还是有非常遥远的一段距离,萌,不一定就是猥琐地萌,也有正直无私光明正大的萌法存在。


所以对于他能够想到的马龙在某些方面的隐忧,他是非常想做出解释的。


解释什么呢?你别瞎担心,咱俩啥关系,还能因为那些小姑娘几句话就给拆了不成?虽然我萌你是事实,可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的好队长是我前进道路上的一面镜子(by刘·慈爱的父亲正直的领导关怀男队员如同关爱女儿·国梁)。


然而马龙并没有给他这个解释的机会,每当他表现出想要好好谈谈的趋势,马龙总是关切地如同长辈一样询问他的身心状况,在得知他年轻的身体健康的心灵和饱受摧残但也受到良好照顾的老腰都做好了继续拼搏为国争光的准备时,露出一种深沉的欣慰的笑,表示既然如此作为队长他也就放心了,然后深沉地离开。


张继科觉得很憋闷,然而在马龙一只手按住他阻止他当场脱衣服交换之后,他内心深藏已久的不满爆发了。


不就是脱个衣服吗,我本来衣服也是借你的鞋也是借你的拍也是借你的,在后头换和当场换有什么区别呢,大老爷们有什么不能让人看的,多么正直的一件事,你怎么就觉得那些姑娘们一定会从一种很不好的角度理解呢,君不见炒鸡蛋和李宗伟当场光膀子互换球衣之后多少球迷泪流满面感叹一个时代最伟大的友谊,咱们虽然年纪没大到那个地步,那也是正直的兄弟情啊。


张继科觉得马龙太敏感了,他脆弱的小心灵被网上某些来自异次元的言论震慑到了,这是不好的,必须让他知道他们之间牢固的友情坚不可摧,而张继科坚强成熟的男人的心灵也并不会被任何言论熏陶变质。


他决定找马龙谈一谈。


 


Xu Blind X part1


张继科还没有来得及找马龙谈一谈,另一件事的发生促使他不得不先找另一个人谈一谈。


许昕举着手机,一脸无辜地表示,我只是抒发一下我的真实情感,怎么这也不被允许了吗?


张继科沉痛地说,你有什么不满可以当面抒发,不一定非要去CP粉发的粉红下面表示认同,你知道吗,就是因为你们这种助纣为虐的行为,敬爱的马龙同志越来越敏感了,甚至对我的态度也大不如前,每做一件事之前都要好好地衡量一下这件事会不会加重CP粉的脑补,这是不利于球队内部团结,不利于我们革命感情的维系的。


许昕眨眨眼,说,有吗?我看最近你俩不挺腻歪的,昨天谁跟那儿衣服换来换去的不嫌脏,谁跟那儿自拍起来没完没了?我完全没看出来他哪儿疏远你了。


张继科捂着胸口,沉重地想,果然只有我最了解龙仔,你们这些人都只能看到表面,作为一支球队中智力和感知力都遥遥领先的人肩上的担子真是愈发沉重了。


他没有跟许昕这么说,但是想了想,并不能由于对自己某些方面的满足而忘了要谴责他这一行为的初衷,于是他换了一种问法。


许昕啊,你不觉得那些腐女给你安的人设不符合你光辉正面(硬着头皮说出这四个字)的形象吗?她们觉得你成天不是被怼就是被闪瞎躲在墙角吃狗粮也就算了,你作为堂堂的直拍之光胖球中的艺术大师(硬着头皮复制迷妹的称赞)为什么也心甘情愿地配合呢?


从张继科嘴里听到这番话的许昕震惊了,多么深重的怨念能够促使张继科同志用这些词汇夸他呢?


然而许昕想了想,说,没什么不好的啊,以前我偶尔还觉得她们都写些什么玩意儿,现在越来越觉得她们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嘛,你心里只有你的龙仔我的师哥,在你把我扒拉开抱住他、把我一个人扔场上双打自己在后台情意绵绵地和师哥换衣服、我跟师哥对拉结果你给他搬椅子让他翘着二郎腿跟我打球的时候,迷妹们亲手递过来的狗粮和墨镜显得如此温暖,是吧丁宁?


张继科震惊地抬头,丁宁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说直拍之光那会儿,丁宁往嘴里送零食,我也觉得她们说得挺好的啊,而且代表了大多数群众的心声,总比跑我这儿问我俩为啥不在一起来得好。


说起这个张继科心里又是一痛。


大宝贝儿,道理我都懂,下次再遇上这种问题请你耿直地告诉她们,咱俩的友谊超不出革命范畴,这就行了,没必要说你觉得我跟马龙我俩更配,你知道么你这么说她们觉得背后有靠山从此更加肆无忌惮。


……可是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来着。丁宁说。


张继科仰天长叹恨水东逝,你说你们一个个儿的,就是因为你们都这样,马龙他越来越敏感了,现在都不怎么跟我进行亲密的交流了,我觉得心很痛你们知道吗。


亲密?丁宁探个头,瞪大了眼睛。


你俩都怎么亲密的?


这不是重点!张继科出离了愤怒。


================tbc===============

多年感慨

我觉得自己非常糟糕。

最糟糕的是,我放不下自我,我无论用多久的时间,多少的力量。
都无法让自己介入社会。
我努力地去改变,但是真的做不到。
一时的适应,一时的介入,回过头来还是抽离。

有时回想到这些,仿佛被一片苍茫撞击,狂风抨击得我满眼是泪。
我不是不希望,我是不能。

随记

也许直到五十岁、六十岁,我对人的喜好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沈从文喜欢心灵纯净的人,女子要能像翠翠一样干净、内心纯良,乍一看上去像一个小兽物一样无害。
一曲牧歌,一个不复存在的天堂。
一座边城,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局限,化作最美最净的人间。

我有很多疑问。

我崇拜生命力,喜欢有活力、健壮的精神和身体。
一个人的生命不应当从时间的长短来判断好坏,而应该观察其作为和不断追求的美。
Richard Armitiage算是其中一位,让我印象深刻的。
故而我这么般欣赏美好的强大的力量美,是否也是出于性,出于人集体无意识当中利于繁殖的倾向?
尤其是欣赏两个强大力量的结合。强强。

而沈从文所追求的那种美,干净无尘的人性美,是否真的从一开始就存在?
我质疑这一点,同时也无法相信这一点。
人有美的地方,有值得赞美的部分,但是完全的、彻底的、从一而终的美好品质,难以存在。

Pride&Prejudice


Elizabeth used to think:"She became jealous of his esteem,when she could no longer hope to be benefited by it."
But Darcy says:"I was in the middle before I knew that I had begun."

莫名的感动。